__ZYyy__

市井而紛雜

以及

對于有條不紊的企圖

会走到哪里

16.

第一次梦见他,

我们在同一辆公交车上,

我们似乎认识彼此,

却从始至终没有交流。

第二次梦见他,

我们在同一间教室中,

我站在他旁边,

手撑着桌子,

偏着头问他:

“所以你后悔来这里了吗?”

第三次梦见他,

我们一起走了很长很长的路,

我们艰难地爬上了悬在空中的梯子,

好像是在走回家。

 

千玺咬着笔尖,眉头轻锁,在日记本上一笔一画写下了这些文字。他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王俊凯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他的梦境中。

 

“嘿!发呆呢?喜闻乐见啊!我们千总什么时候开始伤春悲秋了?”王源递过来一瓶水,拉开了他身边的椅子,大剌剌地坐了下来。

“王源儿你别老乱用成语好不好……我毕竟也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好吗?偶尔思考一下不行吗?”千玺白了他一眼,阂上了日记本。

“行行行。怎么都行。你说你这街舞事业风生水起的,我这得罪了你以后还了得啊。”王源又开始贫。

“王源儿你说话别老这么夸张行吗……我就比赛晋级了而已,又不是一下成了超级巨星什么的……”千玺又白了他一眼。

“哎你是我语文老师啊?你管我怎么说话?”王源一伸脖子,一脸不服气。

千玺看他这又是想跟他杠下去了,赶紧转换话题:“哎,王源儿,你说,梦跟现实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王源就神奇在这里,一说要正经马上就能正经回来。果然,千玺一转头,就看到王源一只手无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矿泉水瓶,微微皱起了眉头。

“科学的说法,应该是梦境是你现实经历的反应,”王源偏过头来,看着千玺说到,“也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那梦能不能预测什么啊?”千玺问。

“大哥,”王源终于逮到机会回赠了千玺一个大白眼,“这是21世纪,你能讲点科学吗?还什么塔罗牌水晶球呢……”

千玺这下不服了:“塔罗牌水晶球怎么了?有的时候你还是要相信一些非自然的力量的好不好?”

王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等一下,千玺,你为什么这么问我啊?你是最近梦到什么了吗?”然后一副侦查研究的样子扫视着千玺。

“你管我!”千玺耸了耸肩,留给王源一个后脑勺。

“哎哎哎,不对不对。你是不是梦见什么了,所以想向我求证,看看梦里面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愧是朋友,王源一眼就看穿了千玺的小心思。“确实有人说过梦是有预见性的,但是也有说法说什么‘梦和现实都是反着的’这种,看你做的是什么梦了对吧。反正这些东西都是编出来哄人的……”

千玺沉默。

王源看气氛不对,站起来半个身子趴在了桌子上:“哎小千千,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梦见了什么吧~~~”

千玺看王源这架势大概是不问道不会罢休,便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最近梦见了王俊凯……”抬眼就看见了王源一脸惊讶的表情,千玺赶紧继续说:“这也没什么嘛,你想,我整天见到他,不梦见他梦见谁啊?”

“你梦见他什么了?”王源继续一脸惊讶。

“也没什么,就是一起坐公交啊,上课啊,走路回家之类的……真的就是很琐碎很平常的事情而已……”

千玺撅撅嘴,抬眼看向远处。

王源又愣了几秒,抿上嘴,摇着头轻轻笑了笑。


要去有故事有梦的地方旅行啊。

出发之前翻游记翻攻略,看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照片所以心情沉闷。大概是手机拍照没有丝毫的构图和调光,大概是和这个城市紧紧捆绑的阴雨天气,反正,想象中你在的城市应该是有光有亮有微风的,而不是网络上照片中的模样。

你说你小时候的家在小山坡上,我脑海中勾画出的这个城市便定格成了这个模样。人潮车流,夜空霓虹,都是我不要的繁荣。

走走停停,溜溜达达,只是想寻着一个和你口中的,我想象中的这个城市重合的风景。

这个老街根本称不上有一个入口,街头没了窗户的砖房下破烂的木凳子上坐着一个昏昏欲睡的保安大叔。

“请问这是老街吗?”

他像刚从梦中醒来一样,迷惑地看了我一眼,轻轻点点头,目光飘向老街还没有拉起拆迁警戒线的地方。

老街的住户大多早已搬走,剩下的建筑几乎每一栋都贴上了“危房”的标签。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杂乱生长的草木和乱石杂土。

阴天,老街;枯木,危房。可眼中的一切并不寂寥,反而和心心念念那房屋堆砌在小山坡上的画面严丝合缝地重合在了一起。只是少了那个有两颗小虎牙还被大狗咬了一口屁股的小孩子。

她不喜欢这荒凉,不知道我对着一堆断壁残垣拍个什么劲,一心想回到大都市的繁华和车水马龙中央。

可我仍想流连,因为这里好似你童年的模样。

城市的风骨藏在这老街,有一天它轰隆隆地倒下,身后尘土飞扬。可至少,你闭上双眼,大概还能模糊地看到从前的模样。

会走到哪里

15.

千玺和王源两个人只要凑在一起就没有不嗨翻天的理。尤其是当身边多了一个永远清醒还可以帮他们买单的王俊凯时。

等到三人从饭店出来,王源和千玺已经笑到耳朵根都红了,嗓子也因为在嘈杂的环境中大声地聊天而有点沙哑。

王俊凯把王源扔上一辆出租车,给司机交代了地址之后,转身就走,顺便把一边嚷嚷一边比比划划让王源到宿舍之后来短信的千玺拖回人行道上。

两个站在马路牙子上目送出租车远行的少年,一个身型挺拔,眉眼冷淡还透露着英气;另一个,半垫着一只脚,身子奋力向前倾,伸长了脖子,皱着眉眯着眼想多看一眼远去的车灯,一边嘴里嘟囔着:“哎呀王源这么迷糊,不会找不到宿舍了吧,这么晚了……”

“他智商是低了点,但还是能自理的。”王俊凯一脸嫌弃瞥了身边的人一眼,向前走去。

饭店离学校不远,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决定走回去,二十分钟左右,消消食,也正好可以赶上宵禁。

千玺喝了点酒精饮料,被初夏夜晚正好让蚊子站不住脚的微风一吹,脑子里突然像被裹了一层棉花一样懵懵的,他小跑两步赶上了前面大步流星的王俊凯,顺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高三的时候,我对大学有好多好多幻想……”千玺抬眼看看天空,试图从云层间找到一些可以仰望的发光的星星,“可能是看了点小说和电视剧吧……哎其实我也不是整天看小说什么的,就是时不时不小心看到一点嘛,偶像剧什么的也是……哎毕竟不是小女生,就平时我妈看我就跟着扫两眼……”

王俊凯没忍住,笑了出来。千玺微微偏头就看见想要填满他整个视线的小虎牙,他微微愣了一下。王俊凯看身边的人一句话没说完,还半天没动静,轻轻问了句:“然后呢?”

千玺这才回过神来,眨眨眼睛,继续说:“我本来以为,大学会很轻松很轻松,以为每天都不用学习的,就整天玩啊,撸串啊,谈恋爱啊什么的。结果没想到,每天都这么多作业,还有什么社团啊,班级里面的事情要做。谈恋爱什么的……哎,也别想了……每天不是跟你就是跟王源在一起的,连认识女生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我觉得大学生活比我想象的也有意思的多,我没想到会遇到你,然后因为你又认识了王源。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象过会有一个比我还自律的人,我总以为偶尔犯懒是人之常情,可是认识你,我才知道,原来一个习惯了规律的人可以把生活过成这种美好的模样。你真的是个让我想努力变得更好的人。”

说话间,身边人温热的气息稍稍靠近,王俊凯刚想转头,就听见耳边传来近乎耳语的声音:“谢谢你!”他感到这个人微凉的鼻尖轻轻扫过他耳廓的弧线,然后枕在了他颈窝间。他稍稍偏头,闻到身边人碎发间散发出了随时可以把他拉回到初遇的那个清晨的阳光和清新的味道。

醉了?还是累了?他不需要知道,只需轻轻扣住他的腰,引导着他稍微混乱的脚步,踩着路灯暖黄色的光斑,继续向前走就好。


会走到哪里

14.

  王源一杯饮料大半天都没有下去一口,吸管倒是被咬得快断下来一截了。

“哎,你没电了?”千玺伸手在他面前晃荡晃荡,以为这个人已经自动关机了。

王源甩甩脑袋,终于回过神来:“让我冷静一下。”

又甩甩脑袋,然后对上千玺“你终于活过来了”的目光,说:“所以,事情是这样发展的。小凯听说你签了T传媒很生气,晚上教育了你很久。还不说他是不是一口气说了比他一年还多的话。然后,他让你签下了他家公司,也就是K传媒。是这样吗?”

“对对对!”千玺点头如捣蒜。他抬眼看见王源有半张着嘴以一个惊异的表情陷入了沉思,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哎王源儿,所以你知道王俊凯家的公司就是K传媒吗?我当时听到时候都震惊了。”

王源回过神来给了他一个大白眼:“那废话,你源哥我可是从他还穿开裆裤就认识他,他家底儿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哦……”千玺也会了他个大白眼。

“哎呀这个王俊凯……”王源又思考了一会,突然挂上了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你源哥我可是好几年前就死皮赖脸地求他让我在他家公司名下挂个名,好圆我一个成为创作型歌手的梦想,结果这家伙一句‘我不管公司这种事’就硬生生回绝了我好几次……”

“哎,你说……”千玺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眯了一下眼睛:“我这样算不算是走捷径啊?因为直接是小凯他……”

王源瞪圆了眼:“大哥,你想什么呢,你以为王俊凯让你签他家公司是为了什么啊?因为你有才啊!他这个选人标准可是很严格的好不好,不然你源哥我会被他屡次拒绝吗?”

千玺想想,觉得也不是没道理。

“再说了,”王源接着说,“本来吧,是人家T传媒想签你,小凯觉得那样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不让你签,所以最后你才签了他家公司嘛。”

“可是……”千玺突然找到了最让他困惑的地方,“这就是我最奇怪的地方啊,小凯怎么能想到这么多我都想不到的事情啊。”

“你是不是傻……”王源心底默念,但想想,又不好拆穿这俩悄摸摸的小心思,决定还是以另一种方式解决千玺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小凯毕竟是经手了很多公司的事物,在这方面看到的乱象比你要多很多。再说了,人家小凯就是智商高考虑事情比你缜密,人家能想到你想不到很正常。”

千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然后视线又安静了下来:“不过也真是要谢谢L老师他们,他们真的完全没有介意我这种刚签又马上毁约的行为。我本来还怯怯生生地问L老师我还能不能继续参加《这就是街舞》,结果L老师还没说话,吴总竟然抢先说:‘能不能参加节目看的是你的才华,不是你签约的公司。你L老师可是非常看好你,你别让他失望啊。’天呐,我真快感动死了。”

“哎呀,行了吧你。走走走,吃饭去!庆祝一下我们千玺即将成为大明星!”王源撂下杯子就站了起来。

“哎?要不要叫上王俊凯啊?”千玺也站了起来。

王源缩了下脖子,吐吐舌头:“叫上也不是不行,但是电话你打。”

千玺斜了王源一眼:“我打就我打,哼……”

王源背过身摇摇头,心想:“反正我打他肯定不来,你打他肯定来……”


会走到哪里

13.

大一下学期的上半段比千玺想象中要单调,因为他的生活只是被“学习”和“练舞”这两件事填满,然而,《热血街舞团》这边的发展却也远远超出了他对于自己大学生活的预期。

经过了小半年的预选赛和培训,千玺的心态已经平和了很多,他不再有强烈的胜负欲和一夜成名的幻想,而是开始渐渐把一次次的训练当成课堂,在其中寻求自我发展和突破的可能性。

这漫长的战线无疑洗刷下去了很多急功近利、妄想着通过节目一炮而红的选手。

 

一天的训练后,L老师跟往常一样绕到千玺身边,而这次,不是简单地寒暄或者讲评动作。

他说:“千玺,下课后留一下,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后来的五分钟时间,千玺整个人有些恍惚,或许是因为五月的斜阳透过舞社大大的玻璃窗随意撒下来的暖暖的阴影有点耀眼,或许是因为穿着干净白T的L老师一边随意擦汗一边看向身边吴总的笑眼甜得有些过分自然,或许是因为跳了一下午高强度的popping导致肌肉无力甚至有点脱水,又或许,只是因为L老师对他说:“世勋希望你能做公司的签约艺人。”然后又看向吴总,笑弯了眉眼。

 

L老师一拍额头,意识到千玺似乎并不能完全了解这句话的意思,赶紧解释道:“是这样的,你面前这位,便是T传媒的老板啦。《这就是街舞》打着选秀节目的旗号,其实也是在为公司选拔优秀的艺人。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有趣的人,也很有做艺人的可塑性,所以就推荐了你。千玺你愿意吗?”

 

这边的千玺仍然处于震惊状态,他非常清楚T传媒的地位。虽然不是特别追星,可作为一个在聊天中男女老少通吃的话痨,他必然知道娱乐公司界的两大巨头,一个是T传媒,另一个便是K传媒了。而今天,他最最最喜欢的L老师带着一个酷酷帅帅高高的人来到他面前,告诉他这个人便是T传媒的老总,并且想签下他。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被幸运抱了个满怀,还是很熊抱很熊抱的那种。

 

“千玺?”L老师看一向吵吵闹闹蹦蹦跳跳的千玺今天有些……呆滞,偏着脑袋想了想,觉得可能孩子需要一些考虑的时间,便拉上吴总,对千玺说了句:“千玺,这是件挺大的事,你好好想想再答复吧。我们不着急。”然后便走出了舞社。

 

千玺半天才缓过来,一路上开心到要爆炸。他向奔腾的小鸡一样冲进寝室,想赶紧找个地方发泄自己过度的喜悦,看到空空的寝室,才意识到:王俊凯一周前就请假离校了,说是有事要处理。

千玺撇了撇嘴,觉得自己智商简直有点掉线,于是赶紧给王源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王源也是兴奋到不得了,不过那边那位脑洞似乎比千玺要大很多:“哇千玺那你以后可真是出人头地了,你站在奥斯卡的舞台上时可千万别忘了兄弟我啊!千玺你……”千玺一边听一边翻白眼:为什么我一个跳舞的要去奥斯卡……

 

千玺第二天就和L老师一起跑去T传媒签了合约,然后被L老师拉着和吴总一起吃了一大顿火锅,美其名曰:搞好上级与下级的关系。

 

千玺回到寝室坐下不久,就听到门被“嘭”的一声打开了,千玺望过去,正对上王俊凯微微眯起,带着审视、责备和侵略性的视线。

“哎?你回……”千玺话还没说完,就被王俊凯打断了。

“你签公司了?”

“哎?你怎么知道的?我正想给你分享这个超级大的好消息呢~”千玺的兴奋劲儿受王俊凯脸色的影响有点削弱。

“看到了王源的朋友圈,就找他问了。”王俊凯没有给千玺留说话的空隙,“仔细考虑过了吗?”

“今天下午去签了……”千玺明显有点底气不足。

王俊凯的眼睛明显瞪大了:“你仔细考虑了吗?仔细读合约的条款了吗?”

“考虑了……但是……条款……哎呀也没多仔细考虑……还要考虑什么啊……”千玺被王俊凯的怒容吓到了。

“这么想当明星?”王俊凯沉默了几秒钟,在千玺被低气压压到崩溃的边缘的时候,开了口。

“啊?也不是……”

“你知道这个圈子是什么样的吗?你知道进这个圈子的人都是什么人吗?你知道这个圈子会把人变成什么样吗?你仔细考虑过你签下合约之后要为公司履行的义务吗?你仔细考虑过为此可能付出的代价吗?你……”王俊凯微微垂了下眼,“你真的好好考虑自己的将来了吗?”

千玺被问愣了,确实,如果合约奏效,这必定是他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以前的他,来去自由,跳舞只是爱好;而合约面前,一切都变成了必然,那多年之后,在街舞面前跳动的,是自己那颗初心,还是一颗已经麻木老去的心脏呢?千玺沉默了。

“你是不是只是因为喜欢跳舞?”王俊凯看眼前的人半天没有抬头,偏过头去,语气也轻柔了一些。

“嗯。”千玺一边为自己的草率懊恼,一边感激王俊凯在这种情况下还为自己找个台阶下。“L老师不会坑我的,他这是对我的肯定……不过……我确实没有想这么多……我还想再冷静冷静……我还有机会吗?”

“这只能问你L老师了。”王俊凯看这人已经红了眼,言语中甚至多了点类似温柔的东西。

 

千玺拨通L老师的电话说明了情况。

L老师隔着手机都听出了小孩声音里的纠结歉意:“没关系啦,千玺。一张合约而已啊,反正只有咱们三个人知道,明天去公司直接撕了扔掉就没事啦。”抬头,看见桌子对面的吴总投来“你不能仗着我宠你就把业界规则不当回事”的目光,赶紧补充道:“这事儿我也有责任啊,作为你的导师,没有帮你考虑这么多,也没有告诉你这一行里面最基本的事情。只是因为欣赏你就一味怂恿你签合约。这样想一想,真是个有点差劲的导师。这可是改变你人生轨迹的事情啊,要是因为我而让你的命运出现了不好的转折,我估计会后悔死吧。”L老师说完这一长段既发自肺腑又夸张到自己恶心的台词,偷偷瞄了一眼吴总,那边的吴总一边微微点头一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千玺听L老师这么说,眼泪差点没崩住:“嗯嗯!谢谢老师!”然后挂了电话。

L老师放下手机,抬眼:“怎么样?撕不?”

吴总笑了:“撕。”

 

王俊凯看千玺终于挂了电话,知道合约已经无效了,长长舒了一口气。可是……这孩子,看起来有点一脚踩空了一般的失落。王俊凯咬着下唇沉思了一会:“千玺,我有个提议。”

“嗯?”千玺一个字都懒得说。

“你还是可以签下一家公司,但你的自由会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王俊凯知道,当一家公司邀请一个舞者做签约艺人的时候,是对这个人的才华和发展空间的最高认可,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了千玺走上这条路的机会。毕竟,他是一个闪闪发光的人啊。

“什么……”千玺有点困惑。

“你可以签我家公司啊!”

千玺现在是困惑加吃惊:“你家公司?”

“我家……”一晚上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说这么多个字出来已经很为难王俊凯了,“也不是什么正经公司,K传媒你听说过吗?就一个娱乐公司,也签艺人。你签我家公司好了,肯定不会为难你的。”

千玺现在是震惊:“K传媒???!!!”


会走到哪里

12.

【按时贴膏药了吗?腰还疼吗?】

【按时贴啦!哎呀我不使劲练舞腰都没事啦~】

【好的。】

一整个寒假,千玺和王俊凯进行了如上几个字的交流,还是在微信上。


会走到哪里

11.

“小凯~~~要不要吃甜筒~~~第二份半价啊~~~”千玺嘴上在询问,肢体上已经强行把王俊凯拽到了卖甜品的窗口。

“大冷天的,你想冻死谁啊。”王俊凯虽然知道反对也是无效的,但还是觉得至少应该捍卫一下自己表达意见的权利。

“冬天就是应该吃甜筒啊。夏天吃的时候会冻牙,冬天吃的时候牙齿都是没感觉的。冬天的甜筒不仅温和,还有有别于夏天的甜味。哎呀你这个人,你要勇于尝试新事物好不好,冬天吃甜筒这个独门秘籍我可是轻易不传人的,你这是荣幸好不好。”王俊凯听到千玺的回复的时候,千玺已经把半价的第二个甜筒塞到了他手里,自己也开始津津有味地吃自己手中的那个。

王俊凯一边翻白眼,一边强行给自己找借口:“不吃扔了多可惜,不能浪费粮食……”

 

千玺蹦跶蹦跶地往前走,凭借着走路不要形象的勇气甩了王大长腿先生几步开外,王俊凯正打算紧走两步追上,突然看到前面的千玺停下了脚步,绕过一个井盖,走了回来,一脸肃穆:“王俊凯,你快打我屁股三下。”

向来冷静淡定的王俊凯也被这个没头脑的要求惊了一下:“???为什么?”

千玺还是一脸肃穆:“因为我踩了井盖。”

“什么?”王俊凯大概觉得自己选择性失聪了。

“我踩了井盖,要打三下屁股。”千玺原谅了他的懵逼,一脸认真地解释。

王俊凯一下子没绷住,笑了出来。这下轮到千玺换上了王俊凯刚才的表情:“小凯,你有虎牙啊……小凯你笑起来好减龄啊……小凯,你平时为什么不笑呢?”然后,千玺就被打了三下。

“你你你你干嘛?”千玺更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我夸你呢你打我干什么啊?恩将仇报啊?”

王俊凯已迈开长腿往前走了,一句话幽幽地飘回来:“你刚才让我打的。”

千玺:“王俊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跳跃啊!”然后跟了上去。

 

王俊凯在千玺家待了三五天就告辞了。走的时候,易家爸爸妈妈那个舍不得的呀,把家里面好吃的好喝的全搬了出来想让王俊凯带走,王俊凯以自己“没有带行李箱,没有办法拿”的理由拒绝的时候,易家爸爸当即拍桌子出门去买了个104升的超大行李箱,这一切看得千玺一愣一愣的,心想:“他不就陪你们聊了会儿天儿嘛,这阵仗当年送我去大学的时候都没有,把他接回家当你们亲儿子算了。”

 

王俊凯一走,王源就马上打来了慰问(八卦)电话,先听千玺倒了一番“我爸爸妈妈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我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的苦水,然后开始吧啦吧啦闻千玺两个人关系有没有长进。

“长进什么,就是我每天拉着他出去各种吃各种看电影各种压马路,基本上一路都是我在叨叨。还以为这次能找个机会让王俊凯诉说一下他的人生,然后我们将心比心一下,增进一下同学,哦不对室友之间的感情,结果他真的一句话都不说,我就只好继续说下去了。”千玺喘了口气,“哦,说来,我觉得他跟我爸妈说的都比跟我说的多。”

王源却好像没有抓住千玺的重点:“你说你们每天逛吃逛吃?”

“对啊,就跟咱俩出去的模式差不多。只不过只有我单方面对着他叨叨……”

王源继续偏离重点:“他陪你逛吃逛吃了这么多天?”

“对啊,我觉得我把自己从记事以来所有记得的事情都讲了一遍。我容易嘛我,每天过完都口干舌燥的,跟讲了一天课一样。”千玺想想,这么多天他们一起走在路上的画面,大概就是:一个人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地滔滔不绝地讲,另一个人全程冷漠脸插着兜迈着大长腿安静地向前走。

“他就听着?”王源这次是铁心不打算理会千玺的重点了。

“对啊。不然我会这么辛苦?”千玺觉得王源简直不可思议,明明平时都很有默契的啊,怎么今天找不到重点呢?过分!

“不是,我是说,他没有翻你白眼?没有让你闭嘴?没有直接快步向前走和你拉开距离?没有在你死皮赖脸跟过去的时候抬腿踹你?”王源一口气没顺下来差点把自己噎着。

“没啊。”千玺继续白眼。

王源使劲吞了下口水,不要问他前面那几个问题是怎么问出来的,那都是他血泪换来的教训。先不说王俊凯这个人讨厌闲逛这种浪费时间无意义的活动,光说路边的小吃,以王俊凯对于自己健康的要求是绝对不会碰的,更别说一吃吃一天。而且王俊凯向来抗拒别人跟他讲无意义的事情,王源以前看到了冷笑话实在想找个人分享,都要追着他跑十条街,冒着被王俊凯当靶子的危险才能断断续续地讲完。

 

“喂?王源儿?你在听吗?”那边千玺等了半天这边都没有声音,便问了一句。

“啊啊啊在听,哎呀行了行了,反正是把小凯送走了,你先好好过年吧!咱回学校再约啊!”

“好嘞!挂了啊,白白。”


会走到哪里

10.

一顿饭下来,千玺不记得自己几次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更不记得自己多少次在心底默念:“这个人真的是王俊凯吗?真的是我认识的王俊凯吗?真的吗……”

 

千玺和小凯到家正好赶上晚饭,秉持着“出门饺子进门面”的传统,千玺妈妈早早做好了炸酱面等着儿子带着他的朋友回家。

坐在车上,千玺还在绞尽脑汁地想:王俊凯这个社交废,估计见了我爸妈也是一脸冷漠,可是这样我爸爸妈妈多尴尬啊。不行不行,我要好好想一个两全其美,不对不对,十全十美的方法,不能让这次会面太尴尬……于是千玺一路上在脑海里千回百转了几百种说辞。

王俊凯座在靠窗的位置,手肘放在车窗上支着脑袋,脸稍稍转过来瞥了千玺一眼,看到身边这位脸上一会阴云密布,一会喜笑颜开,一会眉头紧锁,一会口中念念有词,看得王俊凯都轻轻笑了出来千玺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啊,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王俊凯摇摇头,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停留在千玺身上的视线,是多么舍不得从千玺身上抽离出来,转向别的地方。

 

直到踏进小区的门,千玺都没想好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到了家门口,千玺深深叹了口气,决定硬着头皮迎接即将到来的未知的一切。一旁的王俊凯,挑着眉毛瞥到千玺在家门前停下了脚步,而后又听到一声深深的叹息,又不动声色地扬了下嘴角。

 

千玺的确是没想好如何应对冰山王俊凯和热情的爸爸妈妈会面的尴尬,他更加失算的是,自己想都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会看见一个如此乖巧的王俊凯。

没错,千玺脑海里飞过了一本《新华词典》也只能抓住“乖巧”这个词来形容面前的王俊凯。

 

千玺刚按响门铃,妈妈马上就接起了听筒:“千玺?千玺回来啦?”

“妈~我回来了,我室友王俊凯跟我一起来咱家玩啦~”千玺一边说,一边用略微战战兢兢的眼神瞟向一旁的王俊凯。没想到,头才转了一点,一对明晃晃的虎牙就映入了视线:“阿姨好~我是千玺室友王俊凯,我们这就上去!”

千玺为了按门铃站得离门口比较近,而王俊凯必然是拎着千玺的大箱子高冷地站在千玺身后的地方。门铃接通了之后,王俊凯为了凑近门铃和阿姨打招呼,直接一手撑墙,半压着千玺凑了过来,还露出了一对可爱到不得了的虎牙。

“哎哎~小凯你好~你们赶紧上来吧!”千玺妈妈赶紧给两个孩子开了门。

 

“走啊。”王俊凯拎上箱子就进了门,留给千玺一个恢复了正常“王俊凯低温”的视线。

这时门外的千玺,可以说是眼瞪的比灯圆,但是几秒钟之后他高速运转的脑细胞就给出了一个完美的答案:“刚刚一定是幻觉。”

千玺这才甩甩头,跟了进去。

 

电梯门一开,千玺就看见妈妈大开着家门站在门口迎接:“哎呀,小凯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千玺刚准备投向妈妈的怀抱,就感到一个有压倒性身高优势的身影从他后边绕出来,拖着他的行李箱抢先下了电梯,和门口的妈妈问好,脸上还挂着虎牙。

“阿姨您好,我是王俊凯!”

“哎呦哎呦小凯,长这么大个儿~这眉眼生得真的太好看了!”

“阿姨您过奖了。阿姨,别在门口站着了,风大,别冻着……没事没事,阿姨,这行李我拎着就行,您赶紧进屋,别吹着了。”

于是,千玺妈妈和王俊凯就半推半抱着亲亲热热地进了屋,留千玺一人,差点被关在电梯里面下了一楼。

千玺也不知道自己被晾在自己家门口晾了多久(其实撑死也就两分钟),才等到王俊凯放下了行李,摆脱了自己妈妈的怀抱,走回门口看迟迟没有进屋的千玺。

“快进屋。”挑挑下巴示意千玺进来,王俊凯又转身进去了。

 

紧接着,换鞋,换衣服,洗手……等到千玺坐到餐桌前,王俊凯已经和千玺的爸爸开始谈笑风生了。

千玺一声“爸”还没叫出来,转眼看到妈妈脸上洋溢着笑容从厨房里面端出来一大碗炸酱面,笑盈盈地放到王俊凯面前:“来,小凯,别听千玺爸爸瞎叨叨了,快,趁热吃!”还顺手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

“嗯,谢谢阿姨!”王俊凯乖巧地扬起脸,带着一个露出了多于十二颗牙的笑容。“阿姨您别忙活了,赶紧来吃饭吧!”

“哎看这孩子,多懂事儿!”千玺爸爸兄弟似地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

 

“内个……”千玺觉得自己都不好意思打断这“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画面,手足无措地走到餐桌面前,开始考虑怎样提醒爸爸妈妈他们的亲儿子在这里。

千玺妈妈这才意识到千玺的存在:“你洗手了吗就上餐桌?面在锅里呢,自己盛去。这么大了,别整天啥都不知道干!”

“好……”千玺默默收回手,一边欲哭无泪:妈,你平时可不是这样的,你这是对待一个刚上了大学的儿子的态度吗……一边默默去给自己盛面。

 

王俊凯瞥到千玺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叔叔阿姨,你们也好久不见千玺了吧?”

千玺的爸爸妈妈这才想到这是儿子上大学以后第一次回家,千玺这才微微感到自己进对了家门。

 

千玺家有一间客房,可不知道是千玺妈妈的安排还是王俊凯的坚持,反正最后,王俊凯睡在了千玺屋的沙发床上。

“哎~王俊凯~没看出来啊,你真是中老年之友,都快赶上王源儿了。”千玺关了灯躺在床上,嘟嘟囔囔地说。

王俊凯一听,便知道这孩子还在为自己跟他爸爸妈妈聊得火热而有些吃醋:“你要是中老年人,我也这么对你。”

“哎你什么意思啊?”千玺本想从床上撑起身子,以示威严,可是胳膊稍微用了下力,便决定还是懒在床上比较舒服。

“膏药贴上了吗?”王俊凯根本没接他这个茬。

“嗯嗯贴了贴了。”千玺也是转眼就忘的性子。

“早点睡,想想明天怎么招待我。”王俊凯翻了个身,示意他要睡了。

哎?也是啊,明天可以带小凯去哪里呢?千玺眼睛亮亮地盯着天花板,盯了一会就睡着了。


会走到哪里

9.

第二天千玺一起床,就眼巴巴看向王俊凯,试图从他今天的磁场中寻找出他同意和自己一起回家过年的信号。

然而,王俊凯只是按部就班地起床,穿衣,洗漱,出门了。

千玺没想到,失望竟然比想象中的大很多。可他也只好默默打开手机,订好了回家的车票。

临走前,千玺和王源打电话告别,顺便委屈巴巴地抱怨了一下王俊凯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一起回家过年的邀请,还一句话不说就出门了。

电话那头的王源竟然也沉默了一会,才有些犹豫地开口:“哎……小凯他家就是这样,他妈妈……”一向口若悬河的王源这时候不知怎么也语塞了。

千玺似乎理解了什么,撇撇嘴:“好啦我理解啦,那就先这样吧!咱们开学再见!”

他拎起行李箱出了门,关门之前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留一张纸条。可是想起王俊凯早起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便还是赌气直接关门去了车站。

 

千玺向来奉行赶早不赶晚的原则,到了车站一看,还有至少一个小时,只好晃悠晃悠度过这段时间了。

他刚找到自己的候车室,把行李在身边放好,坐下来想要伸展一下双腿,就听到了手机的铃声。好像有感应一般,千玺赶紧摸兜去掏手机。

屏幕上大大地写着“王源”两个字,背景是一张王源丑的不能再丑的自拍,那来电图像不知道是王源什么时候设置的,对于他这种明明有一张清秀的脸却偏偏喜欢乱用的人,千玺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想法。

他拿起了手机。

“喂?千玺千玺。你在哪儿呢千玺?你开车了吗?”果然是王源的风格,电话一接听就连珠炮一样抛过来一股脑的问题。

千玺有点一头雾水:“我在车站呢,怎么了?”

“啊啊啊你还在车站是吧?那就好那就好。”千玺凭想象力勾画出了王源一手拍胸口一边仰头兴叹的样子。

“怎么了?”千玺又问。

“哎,还不是内个傲娇臭屁的小凯。”千玺自动脑补王源的白眼,“他刚刚打电话问我知不知道你是哪趟车,我说我不知道,问他怎么了,他就说没事。然后我就想起来你不是跟我说你邀请他一起回家过年嘛,我觉得跟这事儿有关系,这不就为了维护他男人的脸面,也没戳破,直接就给你打电话了。你要不再给小凯打个电话问问?”

千玺想了想,决定还是给王俊凯这个台阶下,毕竟,王俊凯一个人过年也怪孤独的,而且千玺真的挺想多和他一起呆一段时间的。

放下王源的电话,千玺就给王俊凯打了过去。

电话没响几下就接通了。

千玺决定隐瞒王源给他打电话的事情,于是开口:“哎,小凯,你有没有想好啊,和我一起回家过年吧~”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王俊凯不参杂任何情绪的嗓音便传了过来:“你在车站等我,我一个小时就到。”

“哎~可是我火车一小时就开车了。”千玺说。

“那坐另一趟。”挂了电话。

千玺一脸懵逼:这大过年的,车票都是用抢的好不好,这趟车赶不上就不知道下一趟是什么时候了啊。要不……不等他,自己先走?千玺脑海中闪过王俊凯到了车站却找不到人时铁青的脸,决定还是先看一下有没有别的车比较符合实际。

千玺越查越头大:真没车了啊,站票都没有啊。

于是他决定——什么也别想了,安静地……等着。

 

王俊凯脚步带风地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千玺的火车刚刚关闭检票口。千玺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抓住机会好好数落一下王俊凯,王俊凯一个大包就扔过来了。

千玺赶紧去接包,整个人差点被砸懵了:“这这这这什么东西?”

“膏药,治腰。”王俊凯果然还是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千玺愣了一下,腰伤却是一直困扰他,但是他只是痛的时候咬牙忍一下,没想到王俊凯竟然这么上心。可是……难道王俊凯让他滞留车站只是为了几包膏药?千玺正要抬起带火的目光,王俊凯的声音又传来了:“拿上行李,咱们的车检票了。”

什么什么什么?车?火车?回家的火车?千玺一个没反应过来,又是一脸懵逼。

王俊凯走了几步,感到身后没动静,停下来转头瞥了一眼(请脑补少年时代最后一集操场上邬童学长回头的样子):“怎么?要我帮你提?”然后轻轻摇摇头,走回来,拎起千玺的箱子就走。

眼看着箱子都跟着王俊凯走了,千玺赶紧追了上去。王俊凯似乎……没有带什么行李啊……要说有,也就是左手提的那个类似文公包的小包。这就是他所有的行李了?千玺又看了看自己恨不得能装下一个寝室的拉杆箱,跟了上去。

 

等到坐上车,千玺才来得及把这短短十分钟的惊讶梳理一遍:“所以你是同意和我一起回家过年了?天呐你竟然买商务座哎呦喂怪不得。哎那个膏药真的好用的我现在腰真的不疼了……”

“还是这么话多……”王俊凯揉了一下太阳穴,暗暗想。

 

过了一会,身边安静了下来,王俊凯一转头,看见千玺头抵着玻璃窗睡着了,他伸手轻轻拂了一下千玺眼前微微晃动的刘海,嘴角翘了一下。

【想问问大家,会不会文字细节描写太多,故事情节发展有点慢啊?】